主页 > 行业新闻 > 新辅助治疗可能给患者带来的获益和优势包括

新辅助治疗可能给患者带来的获益和优势包括

  怎么解决这样的困境呢?医学界先后提出了两种套路,一种是在手术后进行的放化疗,也就是辅助治疗;而另外一种,则是把放化疗的时间挪到手术前,就是即将谈到的新辅助治疗了。
 
  从理论上来说,新辅助治疗可能给患者带来的获益和优势包括:
 
  1、在手术前缩小肿瘤,降低手术难度,甚至给原本无法手术的患者手术的机会
 
  2、提前清除掉那些肉眼不可见,但已经存在的微小转移灶,降低复发风险
 
  3、手术前肿瘤部位的血供保持比较完整,治疗药物可以更有效的到达肿瘤处
 
  4、患者在手术前的身体状态相对较好,能更好地耐受放化疗[2]
 
  辅助也好,新辅助也好,都只能将早期肺癌患者的5年生存率提高5%辅助也好,新辅助也好,都只能将早期肺癌患者的5年生存率提高5%
 
  异军突起
 
  不管是辅助还是新辅助,都已经历了漫长的临床实践探索,各种各样的药物和组合方案基本都露过脸,但辅助也好,新辅助也好,都只能将早期肺癌患者的5年生存率提高5%[2-3],同时治疗的副作用发生率高,程度也很严重。
 
  免疫疗法,能不能再次超越放化疗呢?从理论上来说,免疫新辅助治疗也有不少优势,比如手术前患者的免疫系统更加完整,只是被肿瘤操纵,进入了明显的免疫抑制状态[4]。这样的话,PD-1/L1抑制剂们就不容易放空枪。
 
  对免疫新辅助治疗来说,大肿瘤新抗原多就是目标啊对免疫新辅助治疗来说,大肿瘤新抗原多就是目标啊
 
  免疫治疗还可以利用手术前肿瘤体积大,新抗原多的特点,充分增强体内抗肿瘤免疫T细胞的活性,让它们分散到全身,清除微小的癌症转移灶,这比在辅助治疗时使用效果更好,优势已经在临床前期的动物实验中得到证实[5]。如果等到手术后再来做免疫治疗,随着免疫环境的变化,这些好处可能就减弱了。
 
如果达到了这个数字,就意味着新辅助治疗已经充分实现了术前杀灭癌细胞的目的。从过往研究来看,病理学显著缓解比客观缓解率(ORR)更能反映患者预后[8],预测DFS和OS时间,也已经有FDA认可的先例。
 
  有了新的目标和新的指标,免疫新辅助治疗,就将全速起航。
 
  筚路蓝缕,披荆斩棘
 
  要说目前免疫新辅助治疗最著名的突破,肯定是约翰·霍普金斯医学院团队开展的CheckMate-159试验,从ESMO 2016的惊艳亮相,到ASCO 2017的良好中期成果,再到2018年美国癌症研究协会(AACR)年会,论文直接登上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》……
 
  这项试验的主角,是大家再熟悉不过的O药(Nivolumab)。试验总共入组了21名分期在I-IIIA期,可以进行根治手术的肺癌患者,在预定的手术前每两周注射一次O药(3mg/Kg)进行新辅助治疗,两次注射后进行手术。
 
  不过,手术当中看不到每一个癌细胞……不过,手术当中看不到每一个癌细胞……
 
  试验的主要终点,就是此前提到的病理学显著缓解,此外研究者们还对切除肿瘤的基因突变情况、患者体内的T细胞变化做了分析,毕竟免疫新辅助治疗还有许多未解之谜,能获得更多的数据肯定再好不过。
 
  用研究主导者,约翰·霍普金斯医学院肿瘤免疫治疗研究所主任Drew Pardoll的话说,“我们都被惊呆了”。在手术完全切除肿瘤的20名患者中,9名患者的肿瘤已经实现显著病理学缓解,甚至有两例肿瘤中完全见不到癌细胞!很久之前,奇点糕读到过这样一句话:生命的价值不是由长度定义,而是由宽度和深度来衡量的,所以拓宽这两种维度也同样重要。其实这种定义标准适用的范围,还有生命之外的许多东西。
 
  比如和生命息息相关的医学里,今年刚刚诺奖荣耀加身的免疫治疗,就是在以让人目不暇接的速度,飞快发展着自己的宽度和深度——一种种不断增加的适应症自然是宽度,而从治疗晚期患者到更早期更多样的用法,就是深度了。
 
  诺奖该发给谁这事儿吧,奇点糕就不多嘴了……诺奖该发给谁这事儿吧,奇点糕就不多嘴了……
 
  这种深度挖掘的体现之一,就是对早期癌症患者进行的新辅助治疗探索。
 
  “早期”,跟着的往往是“能做手术”这几个字,相信不少患者听到都会长舒一口气,比如在非小细胞肺癌中,早期通常是指临床分期I期、II期以及部分III期的患者,手术是他们最佳的治疗选择,但这些“幸运儿”只占全部患者的20-25%,并且50%的患者在手术后,仍然会出现复发甚至转移[1]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