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公司新闻 > 赋予了某种货币在一国范围内通行

赋予了某种货币在一国范围内通行

  中国政府对比特币的监管也经历了从放任到全面禁止的过程。2017年9月,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门《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》,比特币交易在中国被完全禁止,在中国经营的比特币交易平台随即宣布将停止所有交易业务。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引用法国KEDGE商学院教授埃里克·皮谢文章称,比特币泡沫不过是疯狂投机的最新化身,没有人能预言投机风险持续时间的长短和顶部在哪里。
 
  不过,完全拒绝接受比特币,未必是最好的选择。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“烤猫”(Firedcat, bitcointal论坛上的马甲)事件。2012年7月,烤猫在深圳成立Bitfountain公司,进行“虚拟IPO”发行,以0.1比特币的价格募资16万股,用以挖矿和研制Asic矿机。这种行为本来有非法集资的嫌疑,但因为比特币在中国不算货币,无法认定该行为是非法集资。
 
  “货币认同”是决定比特币性质的关键
 
  早在1992年,曾长期供职于英特尔(Intel)公司的美国技术和政治作家Timothy C. May认为,国家出于国家安全方面的考虑以及对社会解体的担忧,不能让秘密的无政府状态无限蔓延,当然会试图减缓或阻止这项技术的传播。从这个角度看,各国政府对待比特币的谨慎态度就比较容易理解了。
 
  美国货币政策专家米什金认为,货币(money,也指货币供给)是指人们广为接受的、用于购买商品和服务的支付活动或者用于偿付债务的任何事物。从货币发展的历史看,货币的支付手段职能源于人们对货币的普遍接受性。法定货币只不过是用国家公权力赋予了某种货币在一国范围内通行。
 
  比特币不是法定货币,并不具备强制通用力,也就是说社会公众一般不负有接受其作为货币的义务。但是,比特币无须第三方信用的支持,只要当事人明确表示认可比特币的货币地位,就可在具有“货币认同”的群体内或者当事人之间等同于法定货币,应当依照货币处理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。如果当事人之间对其不存在“货币认同”,则可视其为一种无形资产,按照财产法规则处理。上述规则,在不存在虚构事实、隐瞒信息以及当事人未履行告知义务的前提下,应该属于私法上的自我责任范畴。
 
  比特币出现以后,其价值和实际意义不断受到人们的质疑。但这都不影响其对传统货币体系和货币理论,乃至政府管制的其他领域带来的巨大冲击。最重要的不是比特币是否可以取代各国现行法定货币,以及其未来的市场价格的高低,而是其底层技术——区块链的“去中心化”理念对经济发展、社会管理等重要领域究竟有多大影响。改变已经开始,我们必须积极应对。